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新手指导任务 ...

  •   日子就在夏安然愉快蹭着空调的时候悠然的走过,展馆在他的眼睛注视下被布置的愈加完善,在专家们调试设备的时候小夏喵依仗身为猫的优势,作为了第一批游客跟着参观了下展厅,当然,此时那些珍贵的文物还没有被摆放进来,一旦文物被放置进展馆,夏安然可没那么容易还像现在这样在里头自由自在的晃荡啦,红外线感应一旦打开,即便它最近还挺受宠的,也得被请出去。
      
      因为……猫是一种,很爪贱的生物,嗯,非常的爪贱。
      
      就算是有着人的思维,它依然无法抵挡毛茸茸、羽毛、摇晃的东西的诱惑,经常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和逗猫棒玩了有一会了。
      
      咳咳,这个略过不提。
      
      这次的展馆全息技术除了视觉外,还注重听觉和嗅觉,比如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茵。
      游客走到这儿会闻到清清的花香,说不上是什么香味,清淡又幽远的香味,其中夹杂着那么一些酒味,酒味不烈,应当是女眷们饮的酒,带着甜香,两个味道合在一块,特别的和谐,芍药娇美,谢尧仁一首《咏芍药》中便说了免笑花无骨,说的正是芍药随风而动之时,绰约又无骨,场景配合原文中那大段的描写,红香散乱芍药花纷飞的效果,每每风一来,便会带着一片片芍药花瓣自空中纷飞而过,有一女子背对游客卧在石凳上,落花缤纷姿态,向来是最能激起人们对美的直接感受的。
      芍药花瓣大而柔软,色泽艳丽,清香幽幽,五月花神,自然名副其实。
      
      若侧耳倾听,还能听到远处几个女子细细碎碎的聊天声音,似是怕吵醒了酣睡的女子,声音压得很低,却极是好听。
      
      这一处的场景,让夏安然第一次来了这便不由自主瞪大了眼,这小猫都看直了眼的样子,即便知道它只是乍见这么多扑棱棱的花瓣而兴奋,却也让诸多专家笑上一笑了。
      
      在专家们还在评判此处场景哪哪还需要调整时,夏安然四处去晃荡,越过了几个展馆,便又是那极为经典的黛玉葬花的场景了。
      
      曹公通过两处黛玉葬花场景,将林黛玉这个角色便刻画的入骨了几分。
      
      这女子极为聪明,灵秀,敏感,这二处黛玉葬花,一曲葬花吟,在本文一开头便似预言般的得揭了自己的命运。
      
      这一幕作为红楼的一处将林黛玉形象塑造得极为立体的地方自然不会被漏下。
      
      桃花满枝头,桃树亦长出了新绿,正是花谢时,夏安然几步跳上了放置着的木盒子上,抬高了身高后他便看到了一个侧身站着的女子,肩上担着花锄,手内拿着花帚,她面前远远站着一个男子,看着似是在聊天,片刻后场景一换,穿着明红衣裳的男子在坡外遥遥看去,便见一曼妙女子边在地上挖着坑边呜咽,音响中放的是87版红楼的《葬花吟》一曲。
      
      正是字字带血,声声含泪。
      
      空无一人的展厅,极易带动人的感情,夏安然也不禁生出了几分伤感。
      
      却听一声编钟长鸣声,夏安然怔楞了下,扭头四处看想要找出这颇为破坏意境的声音是哪儿来的,还没等他找到,他脖子上的蝴蝶结项圈就是一热,然后一个语调非常机械的声音响起。
      
      【接受到附近有可接受委托对象,是否连接?】
      
      可接受委托……?
      
      玳瑁猫呆了下,猫眼瞪得溜圆,终于,就在他都要怀疑这项圈是不是坏了又无人可问的时候,它终于启动了。
      
      小猫踩踩爪子,坐的端正,将尾巴绕到前爪前,用着非常严谨的姿态说“喵~”=。
      
      显然这个项圈是听得懂猫话的,片刻后他就听到了一声暗哑的男子嗓音【我乃葬花锄,梦君可否予我一梦?】
      ……
      葬花锄……?是他知道的那个葬花锄吗?
      
      夏安然一个扭头,就看到了作为展品放在边上的一个花锄,这自然不是古物,只是工作人员根据孙温先生画作中黛玉的花锄复原出来的一把极为精巧的锄子,和农家的锄子不同,
      
      可能因为主人是女子的缘故,这花锄木柄处纤细了许多,看着重量也不重,柄身上还缀着一个花囊,绣工精致。
      
      毕竟这是林黛玉也能扛起来的锄子,自然看着轻巧又精致。
      
      它小跑步接近花锄,开口“梦君是在叫我吗?”
      
      花锄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又重复了一遍【梦君可与我一梦否?】
      
      看来是没办法交流的。
      
      夏安然摸摸自己的项圈,想着这个作为他的成长辅导APP(没错他就是这么定位的)应该不会害自己,更何况,机缘也好,天坑也好,总得去试一下。
      
      “可。”
      
      【多谢梦君,】那暗哑男音开口【我求一梦,愿我家主人,得一良配。】
      
      ……花锄的主人……
      
      猫头一格格得转向了全息投影中正将花瓣扫入土中的女子身上。
      
      林黛玉,得一良配?红楼梦中的良配?红楼里面男性角色,有良配吗?!
      
      【铮——】琴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感应到宿主接受任务:葬花锄的委托,为林黛玉寻一良配,即将开启新手教学任务。】
      
      【请宿主寻一安全角落。】
      
      【新手教学任务即将开启,开启后无法停止,倒计时,20:00】
      
      虽然不知道新手教学任务是什么,但是夏安然赶紧撒腿就跑,他直觉必须要找到一个安全的可以藏身并且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故宫的死角不多,这是个处处都是监控镜头的地方,但是作为猫,它倒是也知道几个能躲避的角落。
      
      他一路小跑,故宫这处处彰显皇家威严的地方,出于安全考量,仅有几处有绿化园地,其中一处就是慈宁宫花园,而慈宁宫花园里面,有一棵老树的树洞很隐蔽,他现在这个中等体型的猫正好能把自己塞进去,若再胖一些就不行了。
      
      夏安然看着倒计时一路在跳,不敢慢下步子,他穿过几个游客直冲目的地,最后成功将自己塞进了树洞里面,累的直吐舌头。
      
      倒计时还有最后几分钟,它大喘几口气,想要将心跳缓下来,但是他失败了,期待又兴奋导致他的小心脏一直砰砰砰乱跳。
      
      或许是刚刚跑的太累,或许是这个在暗处的环境太让人安心。
      
      夏安然的眼皮沉重了起来,最后竟是闭上了眼睛。
      
      玳瑁小猫,将自己缩在了树洞里面酣睡起来。
      
      亦是此时,有人如有同感一般睁开了眼,明亮有如点漆的双眼向帝都中轴线看去,幽远的眼神仿佛能穿透层层建筑物的阻隔,看到树洞中睡得打着小呼噜的幼猫一般,他缓缓收回视线,手中钢笔随意一划便是一道符篆飞出,破空飞去定在了老树之上,自此这棵树在诸人眼中存在感将降到最低。
      
      他没有再关注那处情况,面色平静,亦了然于心,终于,开始了。
      
      好梦。
      
      姑苏城内,一位妇人发现她的儿子竟是有了烧退迹象,登时喜极而泣,她飞奔而出又打了一桶井水,将男孩额上的帕子去下,通红的双手浸入冷冽的寒水之中搓洗,又小心的将其拧干到不余下一滴水,折叠好又盖回了男孩头上。
      
      她一边做这事一边念叨着佛语,祈求佛祖开恩,菩萨保佑,保住这个家里最后的独苗苗,为此她愿以自己寿命相换。
      
      许是因为上天怜悯这一片慈母心肠,她那烧了两日的儿子慢慢褪去了热度,又过了两日,已经能自行起身饮食了。
      
      这位妇人夫家姓夏,丈夫原本是个小吏,有一次跟着官老爷出门遇到了人斗殴,劝阻时竟被人一拳打伤,回来挣扎了几日便去了,就留下了一妻一子,官老爷见此,可怜他们家孤儿寡母,将抚恤金给了厚了些,妇人再做些针线活贴补贴补日子,原也能将孩子拉扯大,谁知刚刚出了孝,这孩子竟是忽然发了高热,大夫前前后后请了不少,钱也没少花,就是不见好。
      
      就在这女子都快要绝望了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哪贴药起了作用,小孩的烧就这么退了。
      
      虽然钱花完了,但是唯一的孩子活着就好。
      
      女子一边拍着儿子的被子一边给他唱着小曲哄他入睡。
      
      夏安然再睁眼时身子已经轻松了不少,他小心翼翼地从吱呀作响的床上爬起,踩着地上的鞋子出门。
      
      他这个身体的母亲正在家门口洗着别人的衣服,她这些日子为了照顾生病的儿子无法出门,只能接着一些在家里也能做的工作,夏安然家打着一口水井,夏家娘子便接了浆洗衣裳的伙计,也算是减轻一下家中负担,见儿子下了床,她赶忙丢下洗到一半的衣服,一边叫着让孩子进门去,一边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前将夏安然小豆丁扛起塞回了被窝。
      
      才起床不到3分钟的夏安然又回到了床上。
      
      他这身子的母亲念念叨叨教育着让他莫要下床,天气冷,病本来就没好,多躺躺养好了身体再起来云云。
      
      夏安然视线下瞟,看到女子在这几日就长出了冻疮的手指,抿了抿嘴。
      
      他又不是真的小孩子,硬要说起来,他和这个母亲的年龄谁更大也说不好。
      
      见到一个同龄女子因为自己变成这样……实在是心里不好受。
      
      只是这个身体实在太小,他之前下床时候比了比自己的身高……如果排除他天生长的矮的因素的话,这个身体估摸着不超过十岁。不过十岁的小孩能干什么……就算他脑子跟的上,身体也不行啊。
      
      他捏捏自己的手,但是幸好,在任务世界里面,他不是以猫的身份出现。
      
      他安抚了母亲几句,得到让他继续睡的指令之后,干脆应着母亲的话闭起眼睛养神了起来。
      
      一边在脑中回想刚到这个世界时候,他的成长指导APP告诉他的信息。
      
      这个世界是以《红楼梦》为蓝本自我衍生而出的世界,他的任务是让林黛玉找到如意郎君,在这个世界上他所有的操作在最后不过是委托人的一个梦,但是哪怕梦境中有很多事模模糊糊,他也不能做出让委托人感觉到非常违和的东西,也就是说,他可以进行事件的推动,但是不可以弄出太大的动静,以至完全违背了委托人的记忆。
      
      比如,如果弄个男女平权出来,委托人一定会觉得不对,但是如果他暗戳戳的造个反,将这世界的皇室换个姓,却是可以的,因为委托人是个花锄,就其生活范围来说,他对外界的了解一定是来源于身边人的只字片语中,而封建时代敢称呼皇姓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很有可能花锄并不知道当今叫什么名字——当然,夏安然的野心没那么大。
      
      他也办不到这种事。
      
      身体是他随机挑选的,他选择生活地点是姑苏城,冲着的自然是林家去的。
      
      现在的时间比原著剧情贾敏逝去早了近3年。
      
      他深深得吸了口气,贾敏去世时林黛玉6岁,直至官家小姐适龄出嫁的14、15岁,还有十多年。
      
      用十多年的时间,怎么样都能帮小姑娘找到一个良配吧!
      
      第一次做任务的夏安然,发下了雄心壮志。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夏喵要去任务世界啦~
    第一个世界是红楼,因为红楼的任务难度比较低……对新手友好。
    但是小夏犯了一个……挺大的错误。
    嗯……但是作者不告诉他(你够)
    求收藏求留言嗷!
    评论继续有红包~
    昨天评论区变成了吸猫和晒猫现场……
    呃,作者君的本意不是炫猫(你闭嘴你就是)猫介个动物捏,我一般只有在冬天时候才能感觉到它对我的爱,比如催着我去暖床啊,睡在我被窝中央啊,但是大部分时候……它们都是缠着我妈的。
    理由大概就是,隔代亲们,对小一辈都是无原则、无道理、无科学、无条件纵容的吧。
    来吧评论区!明明是你买的猫脸你铲的屎每个月辛辛苦苦赚点猫饭钱,家里的猫却爱着你爸妈的宝宝!让我看到你们的爪爪。
    啊对了,作者君因为午休是11点半,问一下,要不要把发文时间放到11点半呀?12点我休息时候都看不到评论,有一点寂寞(搓爪爪)
    今应该有双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