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王西珍把猪油渣白萝卜饺子端进去的时候,白兰已经吃完了最后一个牛肉馅的饺子.
      
      她的饺子是先包好的,王西珍和慕柒在包猪油渣饺子的时候,白兰就已经饿的不行了,慕伍去催饺子,一看已经包好了,就先煮了出来给白兰端了进去。
      
      大年三十的水疙瘩村,晚饭大家是要吃饺子的。
      
      农村的冬天没什么菜,除了屯在厨房角落的大白菜就是大白菜,还有白萝卜、红薯和大葱,其他的绿叶子星是一概没有。有这些就已经是好的了,最近两年吃的饱了,人不至于挨饿,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一到过年还能吃点白面饺子,以前哪里有这些待遇,天天地瓜玉米,一天两顿饭,上午半晌一顿,下午半晌一顿,然后就不吃了,饿着。
      
      白兰吃完最后一个饺子才抬起头来,一小块牛肉剁成肉泥,只加了点葱姜调味,纯牛肉馅的,只够包了一碗多一点,白兰蘸着醋一口气全吃完了。
      
      包饺子前白兰问了一句,吃什么馅的饺子,王西珍说猪油渣白萝卜馅的,白兰一听就微微皱起眉,在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白兰依旧闻不得猪油渣的味道,更别说吃了。
      
      王西珍知道白兰的想法,平时做饭,她放点猪油提香她都不吃,都要给她单盛出来再放才行,吃饭的时候白兰都要捏着鼻子端到自己卧室里去吃,说味都闻不得。
      
      王西珍有时会在心里暗骂她是饿的轻,有猪油吃还挑三拣四,有时又看她挺着那么大的肚子也是辛苦,但女人生孩子是天经地义,村里大部分女人都生了很多,怎么到了白兰这里就这么多事了?
      
      不过还好,她爱吃王西珍腌的小黄瓜,小黄瓜刚出来,浑身是刺儿,软软的,摘下来时还挂着露水,洗干净了,切成小段子,先拿盐一渍,把水分攥出来,然后倒点酱油,放进去新鲜的青辣椒和切成薄片的蒜,再倒一点点白酒和一把糖,腌上一夜,拿出来脆脆的,又咸又香,还透着一股浓厚的酒香。
      
      反正有了这个小黄瓜.白兰挨过了最难捱的孕期初期,又靠着小黄瓜过了秋天,熬到冬天,转眼就要过年了。
      
      那时候也知道营养不营养的,慕伍天天在旁边劝,少吃些腌黄瓜,对孩子不好,可白兰就好这个,让她不吃不可能,只能少吃,然后就每天限量,一小根,白兰都是拿牙切,能多省就多省,拿小黄瓜可以下任何饭菜。
      
      一入冬,黄瓜就没有了,没新鲜黄瓜了,王西珍就拿之前晒干的萝卜条腌,同样的腌制方法,萝卜条和黄瓜的口感完全不同,一个脆脆的,而晒干的萝卜条就是硬硬的,耐啃耐嚼,又是另一番滋味。
      
      吃饺子的时候,白兰蘸着醋,依然就了一根腌好的萝卜条,一碗多饺子下肚,碗里还剩下两个。
      
      这时白兰才想起对面慕伍,她往前推了推碗,“你吃点吧。”
      
      慕伍立刻摆手,“你先吃,厨房还包着呢。”
      
      白兰自然知道那边包的是猪油渣的,慕家哪里会有牛肉,她一听说是猪油渣饺子,立刻就没了兴致,慕伍搓着手想了半天才想起来,牛建国前几天说要趁过年把牛杀了,拿集市上卖去。他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大的牛乐刚三岁,小的牛奔还在吃奶,刚刚半岁不到,肯定会留点牛肉过年的。所以慕伍决定去牛家跑一趟,借点牛肉回来。
      
      慕陆陆嫁给牛建国是因为慕存和牛建国的爸爸牛放的一句话,两家定了娃娃亲,两人一长大,理所当然的就结婚了。
      
      牛建国下面还有一个弟弟,牛建军,也结了婚,还没有娃。
      
      一个家里加上两个娃娃一共八口人,从这八口人嘴里借点牛肉出来,慕伍这一趟没少看牛家的脸色。
      
      牛放还行,十分客气.女主人崔采就不乐意了,心里念着自己还不舍得吃,可亲家来亲自借了,还是给大肚子的白兰吃的,崔采还是割下小半块来给了慕伍。
      
      慕伍接过肉感谢一番,问了一句慕陆陆呢,慕陆陆在里屋听见了,喊了一声在喂奶,慕伍就没进去,拿着肉回家了。
      
      本来还想着幸好没碰到牛建国,可一出门就看到牛建国了。
      
      牛建国冒着雪往家里走,抬眼一看是慕伍,脸上也没客气,慕存死后慕家就越过越困难,慕伍还残疾,不好找活干,牛建国还想沾点慕陆陆娘家的光也沾不上,净见慕陆陆往娘家倒腾了。牛建国眼皮子浅,就看不得自己家的东西往外跑,所以看到慕伍后也没说话,眼皮子一低,跨门进去了。
      
      慕伍脸上讪讪的,也没说什么,把牛肉揣在怀里,用左胳膊一夹,就往家走。
      
      雪下的很紧,都说瑞雪兆丰年,来年可以丰收吗?
      
      可不管丰收不丰收,家里注定要添人口,白兰肚子里的孩子早在半个月前就该出生了,可还硬挺着,这让慕伍很高兴,心想这孩子还没生出来,就知道为她妈担心了。
      
      为啥?怀胎十月是有定数的,前后差不了多少。白兰和慕伍结婚的时候,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这往后一推,日子就严丝合缝,能堵住别人的嘴。
      
      一个知青,又是最漂亮的那个,怎么就嫁给了慕伍这个瘸子,全村人都想不明白。
      
      是,就算她回不了城了又能怎么样,水疙瘩村有的是小伙子可以挑拣的,捡个好的嫁是很容易的,可她偏挑了慕家,谁不知道慕家男人死了,一个寡妇带着四个孩子,虽然一个女儿嫁人了,可老大是个瘸子,老三才十岁,底下还有一个小的,刚刚五岁,这都是负担。然而,白兰就选上了这位慕瘸子。
      
      结婚很简单,没有大操办,请了村支书他们在家里喝了个酒,这婚就算结了。
      
      结婚没多久,白兰的肚子就起来了,大家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结婚前就已经怀上了。
      
      大家都在背后竖起大拇指,暗自佩服慕瘸子的能力。
      
      王西珍倒是不怕,到处跟人说是一洞房就怀上了,这不,现在是堵住悠悠之口了,因为到日子了,白兰还没生。
      
      慕伍说不吃,白兰才把最后剩下的两个饺子吃完,直到吃完了,她也压根没想起家里还有两个小的,没想着要不要给他们留几个牛肉馅的饺子。
      
      白兰就是这样的人,你说她自私吧,大着肚子只想吃个牛肉馅的饺子也不容易,说她眼里没别人吧,那倒是真的,其实说白了,就是心里没有慕家那些人。管他们想不想吃的,自己吃饱了就够了。
      
      王西珍把饺子端进堂屋,看见白兰,面前的那两个空碗,心里一堵也没说什么,毕竟她肚子里是自己的亲孙子,她吃了就是孩子吃了,幸亏还包了其他馅的饺子,否则什么都剩不下。
      
      可是如果能留一两个给家里两个小家伙尝一尝该多好。
      
      王西珍眼睛一热,赶紧腾出手抹了一把,生怕白兰和慕伍看见了,把饺子一放,就往厨房走。
      
      白兰吃饱了,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一动不动。
      
      这时慕柒和慕八宝手牵手走进来,慕柒知道在门口跺跺脚,慕八宝不知道,一鞋的雪就那么进来了,一进屋,鞋上的雪落在地上,不一会儿化成了一滩水。
      
      王西珍端着碗走进来,看见地下的水就骂:“慕老八,我说多少次了,进屋的时候跺跺脚,这一滩水,一会儿结了冰,把你嫂子滑到了怎么办?”
      
      慕伍赶紧拿了破布去擦,“没事没事,这不擦干了。”
      
      擦完之后,又把布往地上一摆,对慕八宝说:“宝儿,进来后在这个布上踩踩。”
      
      “哦。”慕八宝点点头,看见桌子上的饺子也不犯馋了,因为吃的实在是太撑了,手放在兜里摸着那些糖果,只想吃。
      
      慕柒是忍不住了,拿起筷子就往嘴里扒拉,一个饺子一下子吞了进去,什么味道也没尝出来。
      
      坐在旁边的王西珍打了慕柒一下,慕柒眼泪都给噎出来了,一个刚捞出的饺子,又热又大的,一下子滑了进去,从嗓子里窜了进去,噎的她满眼泪。
      
      “你不能慢点吃?没人和你抢。”王西珍说。
      
      慕伍蹲在地上,左手端着碗,右手拿着筷子,扒拉着饺子往慕柒碗里送,扒拉过去四五个饺子才肯停下。
      
      慕柒看着慕伍:“哥,我吃不了那么多,你吃吧。”
      
      慕伍连忙说:“我不饿,刚刚你嫂子吃饺子我也吃了,不饿,你多吃点。”
      
      白兰早就习惯了慕伍这些善意的谎言,也没吱声,就当默认了。
      
      慕柒看了看王西珍,王西珍对她说:“吃吧,锅里还有。”
      
      其实王西珍自己知道,锅里还有什么,三碗饺子,是她能拿出来的全部了。
      
      又连忙招呼慕八宝,把自己的碗推了推,“八宝,快吃。”
      
      慕八宝整个人食困中,吃了那么多饺子,可把他撑坏了,实在是吃不动了,摇摇头说:“我在孟伯伯家吃过了,妈,我困,想睡。”
      
      王西珍摆摆手,“快滚。”
      
      慕八宝巴不得一声,连忙跑坑上睡觉去了。
      
      一跑炕上,慕八宝立刻掏出一块糖,塞进嘴里,甜死了。
      
      王西珍在碗里捡着,一点点的吃,吃了两个饺子,就把筷子放下了。
      
      锅里是有吃的,那是给她自己煮的红薯。
      
      吃上两个解解馋就可以,剩下的饺子可以给慕伍吃,也可以留下明天一早馏着吃。
      
      王西珍把碗往旁边一放,说吃饱了。
      
      慕伍刚想说什么,就见白兰在太师椅上坐不住了,她眉头皱着,低声喊:“妈,我肚子疼。”
      
      王西珍吓了一跳,怎么说疼就疼了,难道是要生?
      
      这大年三十的,天一亮就是初一,难道这孩子要在大初一生下来?
      
      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这天真的要热死了,定了闹钟,凌晨1点45分,闹钟一响我就爬起来了,蹭到了前面,赶紧放出一章来。
    我好像有强迫症啊,每章码字时都不能少于3000,还有日更,总想着更新更新更新,恨不得每天更两次、三次,可是数据在上面,没法更啊,听说暑假又有修罗场了,看吧,不管干什么,到处都是竞争啊,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发完要准备早餐了,别人都说不服热,意思就是天一热就没胃口,不想吃。
    可是为什么我就没有不服热的时候……
    早餐想做蒜鸡蛋,你们有没有吃过蒜鸡蛋,过几天就写进文里。
    今天的台词是什么,我想了想,正好是第三章,女主要出生了,那就这个吧,来自《米老鼠和唐老鸭》:啊哦,演出开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